您现在所在位置:五院动态 > 五院随笔
施劲东水上救援培训后记
发布日期.[2016-10-17] 作者:施劲东  浏览:3151

水上救援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中的重要环节,广泛应用于洪水、海啸、沉船、坠机等突发事件中,但即使在上海这样的沿海大都市,水上救援技术的普及程度也很低,特别是如何将搜救技术和医疗急救技术结合起来,第一时间使伤者获得最妥善的救助,是水上应急救援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为完善中国水上急救体系,近日我院呼吸内科施劲东副主任医师参加了上海卫生应急水上医疗救援培训班(国际搜救技术)。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施劲东医生为我们细数水上搜援培训的那些事。

第一章  初试锋芒

2016年9月28-30日,在美丽的奉贤海湾,我参加了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应急办组织的水上国际搜救技术培训班。

第一天(9月28日)下午15:00,我和来自闵行、宝山、金山、浦东和奉贤的10几位医生和边防战士穿好水母服,兴奋又忐忑在培训处整队集合,接受大名鼎鼎的厚天应急救援联盟教官的集训。自号“不舒服”的丁国峰总教官宣布纪律,威胁说“这次培训会很辛苦,会有危险。我就是专找不舒服的。谁不听话,让我不顺眼,我就让谁不舒服……”。

在蒙蒙细雨中我们来到海湾训练场,这里已经扎好两个巨大的帐篷,海边停靠着10几艘红色和白色冲锋艇。大家在雨中席地而坐,都云总教头演示如何穿脱浮力衣、头盔、防滑鞋和手套,如何相互检查是否佩戴稳妥。然后学员们就跳入杭州湾出海口河道中湿身,学习平跳入水姿势。在浑浊的水面,随意跳入水中容易撞到石头等硬物,甚至直接倒栽入淤泥中。只有保持身体绷直,右手护眼,左手向上,胸部先入水的平跳入水姿势,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避免伤害。

我和来自闵行区应急办的张瑜、闵行区中心医院的沈国锋、120的蒋超组成闵行小分队,学习操作冲锋艇。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练习,就都能够驾艇转弯绕S形和O形,在湍急的河道中快速行驶和靠岸。不知不觉已就到了傍晚时分,教官命令所有人不管会不会水,都跳入100多米宽的河道中游了来回。18:30将所有冲锋艇系在离河岸20米的石柱上,才筋疲力尽的回到岸边,解散返回驻地。第一天的训练结束。

第二章  魔鬼训练

第二天早晨7:20下楼领取早餐,8:00穿好装备集合。丁教官“不怀好意”地说“昨天仅仅是开胃菜,今天会很辛苦,也会非常精彩”。一边威逼我们下水游泳、轮流平跳入水,一边诱惑说后面会有更精彩的节目。教官宣布今天放手让我们自己开艇,红色的冲锋艇立即在宽阔的河面和激流中尽情撒野。在阵阵马达轰鸣声中,冲锋艇在水面上划出一道道弧线,激起白色的浪花。11:00天空飘着小雨,我们排成一列纵队编队出海。刚驶出河道口,风雨和海浪就来了个下马威,一米多高的浪涛在海面上翻滚,迎面吹打的风雨令人难以睁眼。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驾驶着冲锋艇逐渐远离海岸,驶向茫茫大海,兴奋的心情只能用“过瘾”两个字来形容。

12:30领取盒饭坐在小雨中进餐,休息半小时后继续下午的训练。这时队伍中开始出现了淘汰者,有人因发热和体力不支退出训练。教官先教我们如何把落水者救上船,要双膝顶船,双手抓住落水者,利用浮力向上拉,身子到达船沿时再旋转扭腰把落水者托上船。利用这个方法,体重55kg的我居然能把沈国锋这样的壮汉拖上船来。

第二项训练内容是翻艇,就是冲锋艇被激流打翻时,如何不被扣在船里,并快速将艇翻转过来。翻艇需要3-5人协助才能完成,一个人爬上打翻的船,拉住翻艇绳,通过杠杆原理利用自身的重量将艇翻转过来,其余人同时协助向上托举协助翻艇。翻艇时还要有个人乘机翻入船内,再将队友一个个拉上来。

最后一小时,教官安排了模拟救援行动检验训练效果。每个小队由两艘艇5位学员组成。需要我们驾艇穿越湍急的河流,搜寻对岸由教官扮演的伤员。尽管都是经验丰富的临床医生,能够顺利处理不同伤情,但复杂地形和多变的水情仍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困难。大家使出浑身解数才将伤员从对岸全部转运回来。

第三章  团队力量

第三天仍然是7:20早餐,8:00集合。平时踢球跑不死的我,今晨起床感觉全身肌肉酸痛难忍,腕关节甚至都出现了红肿。虽然有学员中途退出,但令人佩服的是浦东医院的张燕丽和金山医院的朱丽两位女生坚持到了最后,而且身手不俗。训练开始之前,“不舒服的”丁教官又来诱惑我们,说今天的训练是最为精华、最为过瘾的部分,会让人永生难忘。带着满心的期盼,我们不顾疲劳和疼痛,开始了又痛又爱的第三天训练。

第一项训练是团漂,旨在培养团队协作精神。十几位学员抱成一列纵队躺在水面上,通过统一的指挥和划水动作,一起从河边漂到河中央,再绕过障碍返回岸边。整个过程必须头朝上游,脚朝下游,保持一条直线进行漂流。第二项当然是期待已久的海上训练了。十几艘冲锋艇排成纵队,紧随教官驶入杭州湾,到达海上灯塔附近。在起伏不平的海面上,开始分组轮流平跳入水,拉人上船,当然也不忘品尝海水的咸味。在这里我们深切感受到了海上激流的强劲力量,短短10分钟人和船就不知不觉被洋流带到一公里开外。在教官的要求下,每组将一位学员送上灯塔,扮演断腿或断手的伤员,再从集合地点出发前往解救。通过上午的训练我们也真正体会到,无论是在波涛起伏的大海上,还是汹涌湍急的河流中,救援靠的不是个人英雄主义,只有依靠团队力量才能顺利完成救援任务。

第四章  毕业考核

下午就是毕业考核了。15位学员6条艇分成了三个小队,选出总指挥、副总指挥和分队长。我被分入第一小队(侦查组),负责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进行评估和分诊,再由总指挥安排第二小队(指挥组)和第三小队(运输组)进行援救。演习在出海口和杭州湾海面上进行,仍然由教官扮演伤员或落水者。我们小组内也进行了更为细致的分工,力气最小的我担任操艇手负责驾船,具备丰富院前急救经验的120蒋超负责分诊和固定,身强体壮的沈国锋则是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搬运工。

演习开始了,只见三公里外的海面上升起了红色的烟雾信号。第一小队驾艇两三分钟就到达现场,发现有伤员全身多处骨折躺在救生艇内。由于伤情严重不宜搬动,我们对伤员进行夹板和担架固定,用运输艇将伤员连同救生艇直接拖回基地送医。这时指挥部通知,停靠在岸边的渔政船上需要紧急救助。所有小队都到达现场,发现伤员为脊柱骨折,需要使用担架托运。由于渔政船的船舷水面很高,两三个人无法无法完成伤员转移。总指挥安排了六个壮汉上船托运,其余人员将所有冲锋艇用绳子及双手固定到渔政船上,组成一个稳定的水上平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伤员顺利转移到运输艇。大家刚松一口气,马上又接到通知,200米处岸边渔船上有人受伤,现场情况不明。侦查组立即赶往现场,发现一位孕妇右腿被卡在狭窄的过道中,担架无法进入。大家齐心协力搬开障碍物,将孕妇受伤的右腿用塑型夹板固定后背出渔船,再用担架转移到运输艇上送回基地。

 这时,远处的海面上又升起了红色烟雾,原来是一艘小船被海浪冲到海岸,搁浅在乱石滩上。总指挥安排人游上小船,再通过绳索用冲锋艇将小船拖离困境。正在拖船时,遥远的海面上又出现烟雾信号。我们赶到现场,发现有个落水者在海面上漂浮,情绪激动,还一把抓住冲锋艇上的人不放,我们的队员都快被她拉进海中了。被抓住的队员急忙安慰稳定她的情绪,另有四位队员跳入海中进行托举,协助船上的人把她救上船。

最后,教官宣布被困人员和船只都得到了及时救助,我们也顺利通过了考核,所有队员都将会被授予合格证书。

终  章  魔鬼收艇

虽然所有的培训已经结束,但还有“最最精彩”的收尾工作等待大家去完成,那就是收艇扫尾。我们需要将10几艘沉重的冲锋艇从水中抬到岸边,拆开后齐心协力跨过10几米的栏杆运到基地。然后将所有零件、舰艇、发动机搬运到马路边打包装车。经过两小时的通力合作,筋疲力尽的我们耗尽最后一丝力量,终于完成了所有工作。这个过程中,张瑜小伙伴还不慎从台阶掉下撞伤小腿,印证了教官挂在嘴上的口头禅“危险无处不在”。拖着沉重的脚步,带着雀跃的心情返回住处,在酒店门口留下了最后的合影。为了感谢教官们的辛勤付出和魔鬼训练,我们将“不舒服”丁教官和都云总教头抛到了空中。

这次培训有10余人的庞大教官团队,他们中有“不舒服”丁国峰教官、不苟言笑的都云总教头、号称“除了航母外没有不敢下手”的修船高手“大陆艇神”宗骅教官,还有几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教官,几乎是每两个学员就配备一位教官。第一天,每条冲锋艇都会有一位教官手把手教学。第二天开始,教官虽然不再跟船,但总会在周围默默地巡航保驾,随时应付突发情况和危险。在他们的悉心教导下,我们也真正理解了水上救援是一个难度很大、充满危险的项目,需要团队协助才能顺利完成任务。注重实际、讲求实效的训练,使我们很快就掌握水上救援技巧,成为了合格的水上救援后备人员。
 

 本次培训将临床一线医疗力量和水上搜救技术有机结合起来,为上海市医疗卫生和应急救援系统培养出了第一批熟练掌握水上搜救技术的医务人员,更好地为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