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五院动态 > 五院随笔
一只傲娇喵的献血感想
发布日期.[2016-12-13] 作者:内科基地 赵培蕾  浏览:4839

傲娇喵:很多人做一些事只是因为想做。就像你去问一个善良的人为什么那么善良,他一定不能马上回答你。善良哪需要什么理由,善良是一种选择。如果你还要问为什么要选择善良,那是因为喜欢。至于为什么喜欢? 

 

从梅陇回来的时间接近黄昏,秋月姑娘直接回了宿舍,她第二天还有值班。我反向去了浦东,两个人都只是笑笑,挥挥手,直接再见。

这是她第一次献血。她说护士戳针的时候挺疼的,看着护士把钉子一般的针头插进静脉里还真有点心惊肉跳。她说以前特别不能理解病人打点滴时候哇哇叫,现在觉得下次给病人扎手指血糖的时候一定要千般温柔。

秋月是个简单的姑娘,我总觉得是这样。

价值观作祟,周遭的人们对于献血者通常会竖起大拇指,张大嘴巴做惊讶状是常态,更夸张的也大有人在,就连献血屋的护士姐姐在听说我们要献血而不是单纯地过来进行志愿服务的时候也会自然地问一句:“你们医院要求你们来献血的吗?”这句话该怎么回答呢?答以肯定,歪曲事实;答以否定,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我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护士姐姐为什么会问这么个问题上,纠结不清,顺便看着秋月支支吾吾地回应:“没有。”其实我大约可以理解秋月的心情。当护士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们的意识里,眼前来献血的两个姑娘,即便是想献爱心,也至少是单位动员的,换句话说,是有偿的。这样的爱心,在很多人心里,显然是大打折扣的。也就意味着她们给你的大拇指不是全心全意的。秋月告诉我她一直很想献血,但是总是不敢,这次也算是临时决定,但还是用了些勇气的。被问及这样的问题,我想她心里多少有些抵触吧。

人们对于献血者大加赞赏、宣传、褒扬,用力去挖掘其中深层次的高尚品格,却忽略了,大部分献血的人,只是刚好在街角看到了献血屋,看到了某一型血供应不足,然后便走进了献血屋。哪有那么多心理活动去构建如同鸡汤文一般的动机。我总觉得无偿献血这个举动和公交车让座是一样的,奉献这样的词太过于高尚,给予倒是恰到好处。

而奉献者应该有哪些感想呢?“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春天”?这话说的太漂亮,漂亮到让人迷惑:什么是爱?回到开头秋月的话,我却是很赞成,戳针有点疼。这句话看起来多平实呀。如果还需要加点什么,那我希望是:希望血液合格,在120天内可以输入到需要的人体内。因为我怕我的血液不能用,那意味着我可能病了。

这是我第三次献血,感受与之前不太相同。之前还是大学生,没有人问我原因,也没有人问我感受,也不会有多少人去评论我做了什么。总觉得这种状态很好。

知道吗?在雷锋同志的概念里,“雷锋”只是他的名字,许三多没成为英雄前大部分人说他是傻子。我们太善于揣摩人们做一件事的动机、始动因素,往往意识不到,很多人做一些事只是因为想做。就像你去问一个善良的人为什么那么善良,他一定不能马上回答你。善良哪需要什么理由,善良是一种选择。如果你还要问为什么要选择善良,那是因为喜欢。至于为什么喜欢?呵呵,不知道。

现在我可以回答那些问题了。

“为什么献血?”“因为想。”

“为什么想?”“墙上写了缺,我有。”

“献血有什么感想吗?”“有点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