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五院动态 > 五院随笔
医疗援助摩洛哥 不辱使命
发布日期.[2020-10-14] 作者:援摩医疗队  浏览:960

文/叶君

在摩洛哥这块土地上,第二次用到时光飞逝这个词。2年前为到摩洛哥进行医疗援助,每天来回4小时到二医重庆路校园上课,不论台风高温,基本无缺勤,顺利通过考试,并获得第二名。还记得与家人分别时,孩子在入关口哭着问我妈妈去干嘛,眼泪不自觉地流下了来。

经过接近26小时的旅程,2018年10月22日,医疗队来到摩洛哥拉巴特,还没好好感受大西洋的海风,已经随着行李车(一辆没有安全带,除了刹车油门有用,其他基本没用的车)一路颠簸,历经10小时到达拉西迪亚医疗队驻地—Mouley Ali Cherif大区医院。

我们与老队进行生活、医疗方面资讯交接,还没有搞清楚东西南北,还没有彻底倒过时差,同年11月1日我成为队内第一个值班的队员。现在回想第一天值班的情景就是一个“懵”字,就记得诊室里都是人,病人、助产士、实习生,用法语困难地交流着,无奈连英语都用上了,跌跌撞撞值完第一个班。回队里所有人都很关心,询问着值班的情况,到现在去当地医院和去自己国内的医院感觉没有什么不同,回想这一切就好像是昨天。这两年经历了很多,做了很多,我想通过医疗、生活、党建三个方面来回顾我的援摩生涯。

援摩工作首要是医疗工作,2年来24小时值班共109次左右,各类手术操作约1000多台(包括阴道助娩臀位助娩、内倒转、产钳助娩、胎吸、剖宫产术、异位妊娠手术、卵巢囊肿术、会阴裂伤修补术、刮宫术、钳刮术、取环术等);门急诊接待患者数约5000人次,抢救 (包括DIC,子宫破裂,产后出血,失血性休克,子痫等)没有发生医疗纠纷及医疗差错。

都说摩洛哥信仰伊斯兰教,所以这里的百姓特别善良,很信任医生,但是这些也是有前提的,而不是一味无条件的信任。刚来这里工作的时候,有时候情况危及,当我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助产士问得最多的是“pour quoi?为什么”,等处理完我会解释。但有时候他们的表情还是告诉我他们持保留意见,到现在不论我做什么决定他们都会说好的,不会问我为什么。尤其是产钳,当我到这里的时候,想用产钳助娩时,他们都会说很多理由,对孩子不好啦,会导致脑瘫啦……但经过这两年的实践,当孕妇分娩困难时,他们会主动问我:“医生要不要我去帮你准备产钳?”现在他们也非常认可产钳的作用。

衡量一个医生的,尤其是产科医生的业务水平,不是说他做了多少台剖宫产术。尤其剖宫产术对于一名高年资的医生而言是相对比较简单的手术,而是看他采用什么合适的方式对孕妇进行助娩。摩洛哥信仰伊斯兰教,教义决定他们多胎多产,所以对于剖宫产术我都严格控制指征。

这里的所有工作人员,包括助产士、器械护士、麻醉师都知道Dr Julie(我的法语名)是手术指征控制最严格的一个,所以她的手术量最少。他们总说:“我们知道,当你通知手术的时候,要快速准备,因为你的手术都是强指征。而且我们也愿意和你手术,你手术很快,手术做得也很好。”手术指征控制得严格,代表着顺产率高,也代表着你要承担得风险更大。回想每个不眠之夜,虽然为伊消得人憔悴,但我不后悔,尽我所能为了当地妇女的健康事业服务。

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新冠疫情发生后,摩洛哥自2020年3月开始病例数增加。初期他们学习我们国家的经验进行严格封城,控制人员流动,疫情控制的很好,但是时间久了,大家都开始懈怠了。7月底开始病例急剧增加,死亡率也急剧增加。尤其是我们拉西迪亚附近几个城市里,都出现了爆发现象。但是作为大区医院妇产科,这些地方的孕产妇仍源源不断的转诊过来,甚至因为摩方有医生要照顾已经感染的孕妇而被隔离时,我们中方医生就承担主要的值班工作。

这里的医疗条件,还有人们的防控意识远远不及国内,所以院内感染时有发生,尤其是妇产科,环境密闭、人员流动大,已经发生多例科室内感染。有工作人员被感染后,整个被感染区也就简单进行消毒。由于我们严格遵守队内的防护措施,所以没有队员被感染。曾经也想过,如果感染了新冠,尤其是重症,按照这里的医疗条件,可能就要“牺牲”在这里了,也动过是不是可以不值班的念头,但仅仅是心里稍微想了一下马上被自己否决了。

因为作为援外医生,我们的精神就是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所以即使疫情非常严重,还是坚持在一线,没抱怨,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做好医疗工作。

援摩工作除了医疗,还有生活。队里有打扫卫生制度、帮厨制度。每个人的执行力不同,所以不可避免会出现参差不齐的情况。我本身就是一个爱多动的人,所以看到有队员没有很好的执行时,都会伸出手搭一把。尤其是厨房整理和帮厨这一块。

民以食为天,一日三餐关系重大。就餐时首先要有一个整齐的环境,所以只要有时间,我都会把厨房的东西进行整理归类,一方面便于厨师找寻使用,另一方面整齐的环境更有利于大家就餐时心情愉悦。

厨师365天基本全年无休,一直在为大家服务,为大家也绞尽脑汁准备一日三餐。奈何人总有思路枯竭的时候,这时我就会去网上查,看看利用现在的食材能做些什么其他的菜。现在我是队里有名的“黑暗料理专家”。队员们也会“嫌弃”地问我今天又要准备做什么呢?其实他们的眼神里还是有些许期盼的。糯米鸡、糯米蒸牛肉、鸡米花、油炸鸡翅、豆沙/芝麻馅煎饼、虾仁蒸蛋、干煸刀豆等等。丰富大家三餐的时候也可以让厨师喘口气。只要有时间我就会陪厨师去市场买菜,顶着40多度的大太阳,为大家挑选新鲜美味的水果,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情况下,只有吃好,才能增加大家抵抗力。

我比其他队员还多一个职责,就是分队支部书记。12个人,来自12个家庭,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兴趣爱好,注定会有很多的摩擦。在国内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党员,每次所在支部有活动时,我只是负责去参会,不用自己去组织。但是到了拉西迪亚后,我们分队作为党员人数最多的一个支队,就要建立起党支部,要开始各种党建活动,真是从“一无所知”开始学习作为一名支部书记应尽的职责。

我时时关注国内实时动态,抓重点,每月基本进行1-2次党建活动。也曾听说过其他非党员队员说,这是他们党员的会,和我们没关系。群众路线是党的根本工作路线,怎么能把群众孤立在外呢?所以每次党建的时候,我都让所有队员一起参加。大家各抒己见,把我们党的先进性灌输给非党员同志。在经过1年的党建工作后,有3名队员提交入党申请书,成为入党积极分子,也是所有医疗队中入党积极分子最多的一支分队。除了常规的党建活动,我也会组织大家进行各类比赛,比如美食大赛、新冠疫情防控知识竞赛、建党99周年征文活动、四史知识竞赛。除了队内的比赛,配合队长鼓励大家积极参加大队部举办的各类活动,包括新冠疫情知识竞赛(作为组织者及主持人)、歌唱比赛、温馨家园活动、征文比赛,均获得了很好的名次。现在整个援摩医疗队都知道拉西迪亚队是参赛大户,也是获奖大户。

Mouley Ali Cherif作为这里的大区医院,是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每天的死亡人数,对队员而言有着不小的影响,尤其是年长的队员。我就经常代表队长去找他们谈心,陪他们纾解心中焦虑。今年有幸被选为援摩医疗队总支委员,在总支委进行线上会议时也是积极献言献策,为队员争取福利,为大队长分忧。支部书记的主要职称是什么,是配合分队长工作,顺利完成2年援摩工作。当队长队内工作遇到问题时,支部书记就要积极去协调支持。大队长和其他队的分队长总是说你们两个工作配合得很好,我想这也是对我工作的肯定。

援摩工作即将结束,从刚来时的忐忑,到现在顺利完成援摩工作,并获得好评,期间经历了很多,承担了很大的压力,但我无悔所付出的一切,这两年,不辱使命!